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商業

探秘百年物流公司:美國人是怎么送快遞的?

Aaron Pressman 2020年01月12日

在過去幾十年里,UPS都是全球最大、最賺錢的商業郵遞服務公司。但近年來,其成本和速度方面都面臨著日益激烈的競爭。

這可能是全球最大牌的快遞員了——圖為UPS的首席執行官大衛·艾布尼在該公司的亞特蘭大總部大廳。在他的領導下,UPS推出了電動自行車(如圖)和無人機送貨服務。
圖片來源:PHOTOGRAPHED BY MELISSA GOLDEN FOR FORTUNE

在美國,街頭巷尾隨處可見棕色貨車,上面金色的盾牌狀logo里寫著:UPS。這是美國家喻戶曉的百年老牌郵遞公司。

想要深入了解它,首先要去亞特蘭大西邊的UPS東南城市自動化調度中心親眼看看。

這是一座占地足有19個足球場大的巨型建筑,共三層,綿延18英里(約29千米)長的傳送帶一刻不停地以600英尺/分鐘的速度移動。這座建成僅一年的龐然大物效率極高,堪稱貨運帝國王冠上的一顆明珠。在全美各地,像這樣巨大且高度自動化的新型物流分揀中心還有五座。

正是有了這五座“寶塔”,UPS在面對物流領域日益強大的競爭對手亞馬遜時,才有了一戰之力。亞馬遜既是美國的電商巨頭,也是UPS最大的客戶,同時它也在不斷搶占物流和快遞市場。

圖為亞特蘭大的UPS超級分揀中心內部的一個掃描通道,它會確認每個包裹的目的地。
圖片來源:COURTESY OF UPS

每天,數百輛來自沃爾瑪、塔吉特百貨,當然還有亞馬遜等巨頭零售公司的重型卡車,接連駛進亞特蘭大的班克海德社區,然后將車停在UPS公司104個卸貨點中的一個。工人們麻利地打開卡車后門,將貨物卸在接收傳送帶上。同時,傳送帶還會智能地伸進卡車深處,從而縮短人力搬運距離。

這還只是開胃小菜,最令人驚嘆的部分是,貨物卸下以后,每個包裹在這座“超級分揀中心”中停留的時間,平均只有7分鐘——要知道,這座建筑根本一眼望不到頭。

通常在旺季,比如從“黑色星期五”到圣誕節,這里是謝絕外人參觀的,不過在“網購星期一”的次日,UPS卻特地為《財富》雜志破了一回例,可以進入內部一探究竟。

分揀中心“驚心之旅”

進入工廠我們看到,每一卸貨點的傳送帶會將各式各樣大小、形狀的包裹運到更大的集中傳送帶上;然后,這些更大的傳送帶會將包裹運往這幢超級建筑的中心。而一些超大的包裹,比如80寸液晶電視等“非常歸類”的包裹,會被運到一個特殊的區域。集中之后,每一批包裹都會繼續通往工廠“大腦”,也就是掃描通道。

精心設計的“鞋子”系統會將包裹引導到正確的傳送帶上。
圖片來源:COURTESY OF UPS
?
雖然是物流工廠,但這里遠比想象中驚險得多。光是參觀UPS的掃描通道,就爬了三層樓高的金屬窄梯。除了令人心驚膽戰,傳送帶的轟鳴聲更是振聾發聵,人和人交流只能靠吼。走到傳動帶附近時,我本能地向后跳了一步,因為包裹從傳動帶“滑梯”上沖下來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我的大腦中引發了一種條件反射的防御反映。

雖說這座分揀中心有幾百上千名員工,但如果當下我們四人“旅游團”真的遇到什么不測,最近能幫助我們的人也還有一段距離。

在控制室內的人工分揀員的協助下,每個包裹平均只需要在分揀中心里待上7分鐘,就可以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圖片來源:COURTESY OF UPS

如何再活112年

1974年艾布尼加入UPS ,他當時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密西西比州的一個分揀工廠里當兼職裝卸工。那時,艾布尼要花心思記住每個地方的郵政編碼,并用傳統人力方式搬運包裹。

四十多年過去了,運作規模和效率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UPS亞特蘭大分揀中心總耗資約4億美元,雇傭當地約3000名員工,每天三班倒。艾布尼介紹,如今UPS東南城市自動化調度中心的系統比傳統方法提高了30%-35%,除了大型包裹外,機器已完全取代了人力分揀。

在過去幾十年里,UPS都是全球最大、最賺錢的商業郵遞服務公司。但近年來,其成本和速度方面都面臨著日益激烈的競爭。

深陷泥潭

首先,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因于電子商務市場難以遏制的增長。在這股浪潮下,聯邦快遞和DHL積極爭奪寄遞物流行業的霸主地位。就連垂垂老矣的美國郵政署也在擴展周末郵遞業務,希望能從這些私營物流公司手中分一杯羹。

此外,作為UPS的頭號客戶,亞馬遜也有了“另立門戶”的打算,并已經宣布了自行打造全球寄遞物流業巨頭的計劃。據奧本海默公司分析師斯科特·施尼伯格估算,UPS的營收入有將近10%是由亞馬遜貢獻的,但如今,這家電商巨頭正在通過自家物流部門快速攫取物流行業的市場份額。對此很多人認為,亞馬遜未來不僅會與物流合作伙伴解約,還會從他們手中挖走不少客戶,這只是時間問題。

另一不可抗力是,UPS的一些優質的老合作伙伴,比如大型商超和連鎖零售機構,他們的業務正在日益萎縮甚至瀕臨枯竭。這自然也是拜電商業的蓬勃發展所賜。

物流業的市場環境也是瞬息萬變。2014年艾布尼被選為首席執行官時,UPS正處于舉步維艱的局面。在前一年購物季中,UPS因未能實現向零售商承諾的運力,而一夜之間淪為眾矢之的。很多人一直等到次年1月才收到他們的圣誕禮物。

之后幾年,UPS還暴露出了一些更深層次的問題。隨著網購的普及,送件上門在UPS業務中所占的比例越來越大,但快遞員每次上門送件,平均只能送一個包裹。顯然,相較之下給商家送貨上門要劃算得多。但個人上門送件業務的激增,使商家業務量日漸減少。數量和效率的此消彼長,再加上傳統零售行業的萎縮,這一切都嚴重影響了UPS的營利能力。

施尼伯格評價道:“他們那時已經落后了,他們應該看到電商的發展帶來的隱患。”2016年年末,UPS發布了令人失望的第四季度財報,其股價在一天之內下跌了10%。112歲的老牌公司深陷泥潭,艾布尼也在思考,如何才能讓企業再活112年?

覺醒改變

在親自拜訪了所有大型商售商的負責人之后,艾布尼終于深刻認識到了這個教訓:世界正在快速向電子商務靠攏,而消費者希望一周七天都能接到快遞。

亞馬遜已經打了零售業一個措手不及,隨著各大零售商紛紛采取應對措施,UPS也必須針對新形勢做出反應。他回憶道:“我以為自己對UPS未來的發展前景已經有了很好的認識。但看過外面的世界,我卻有了更多新的認識。”

醫藥空運:在北卡羅萊納州的羅利市,UPS使用無人機在維克梅德醫院運送血樣和尿樣。
圖片來源:COURTESY OF UPS
?
2018年艾布尼及其團隊最終斥資200億美元,大膽啟動了一項為期三年的轉型計劃,要求UPS必須改革甚至放棄UPS歷來重視的部分戰略。

艾布尼表示,公司要將心態由 “建設性的不滿”,即小步快跑地改良問題,轉變為“持續性的轉型”,也就是要定期重新思考公司的所有項目。比如說,要想實現一周七天上門送件,就需要一支更靈活、更廉價的快遞車隊。要想投資自動化、機器人和無人機等新技術,就需要從其他方面節省成本。而要想真正理解客戶需求,就需要公司領導層吸收更多具有外部專業知識的人才。這對UPS來說是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重大轉變,因為長期以來,UPS一直依賴于從內部提拔高管,其中也包括艾布尼本人。

就這樣,在艾布尼的領導下,UPS的面貌初步有了改觀。主政前幾年,公司營收入基本持平,但2019年則有望突破740億美元,較2016年年底增長20%。更重要的是,據分析師預計,UPS去年的息稅前利潤將增長10%,未來兩年有望繼續維持這一增長率。UPS的股價在前幾年一直震蕩不休,2019年則強勢上漲21%,對競爭對手聯邦快遞形成了碾壓。

艾布尼承認,UPS一開始在網購業務上是“栽了跟頭”,但“我們對電商進行了全心全意的投資,現在……我們的競爭對手也在努力追趕。”

Baird公司郵遞物流業分析師本·哈特福德認為:“相比UPS以往經營方式,現在的轉型力度確實是很大的。雖然轉型還處于早期階段,他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現在已有足夠證據表明,它的轉型已經開始見效了。”

拯救百年公司的人

在過去的100多年間,這家公司也曾經歷多次轉型。

公司成立于1907年,最初名叫美國信使公司,由兩個十來歲的少年詹姆斯·凱西和克勞德·瑞安靠借來的錢創辦的。他們既在西雅圖送信件、包裹,也送熱飯之類的東西,交通工具主要靠雙腳或自行車,和如今的快遞、外賣小哥神似。后來,公司業務逐漸擴展至整個美國西海岸,公司的名字也于1925年改為聯合包裹服務公司。到了1930年,其業務已經擴展到美國東海岸,并從1953年起開展定期的空運服務,即UPS藍標航空服務。

艾布尼在UPS效力了45年,親眼見證并參與了這家百年老店近40%的歷史。

埃默里大學戈伊蘇埃塔商學院教授杰夫·羅森斯威格與艾布尼相識已有幾十年了,他評價艾布尼之所以能成為UPS的掌舵人:一是由于他對全球行業趨勢有著清醒全面的認識,二是因為他的謙遜,三是他的統籌協調能力。他說:“在我認識的各行各業的人中,大衛是唯一一個能對全球220個國家都說出一些有用話的人。另外,他能與那些搬運工、送貨員坐下來輕松交流,就像面對一些國家領導人時一樣自如。”

圖為穿著UPS制服的大衛·艾布尼,照片攝于1977年的密西西比州,當時他剛剛進入UPS不久。
圖片來源:COURTESY OF UPS

走進艾布尼UPS亞特蘭大總部四樓的辦公室,你就會發現,他對繼承和改革UPS的企業文化有多么重視。辦公桌對面的墻上有一面巨大的展示墻,正對著會議桌。走近看,你會發現很多卡通人物形象,正執行著UPS員工和客戶之間每天都在進行的工作;還有一些文字,用于闡釋UPS的價值觀、戰略和細分業務。在一幅圖畫中,員工們正在使用新應用程序和工具寄送包裹;另一幅圖畫中,送貨的卡車正在加天然氣以代替汽油。

你很難一時間理解這面墻的全部內容。但歸根結底,這是在強調公司轉型過程中的每一個關鍵環節。艾布尼表示,這張圖表結合了UPS的舊面貌和新元素,為公司指明了前進的方向。他已經把這面墻上圖表的多個版本分發給了世界各地的UPS辦事處。仔細觀察,你會發現,玻璃面板上到處都是艾布尼的指紋,因為他很喜歡在開戶時用手指著其中的某個圖像來支持自己的觀點。

只不過,這張圖表已經有三年的歷史了,艾布尼也打算將它更新一下。因為“在轉型的過程中,任何三個月以前的東西都有可能過時。”他說。

為了首現圖畫中的這些目標,艾布尼將眼光投向了沃爾瑪。艾布尼最大也是最有爭議的改革之一,就是在公司12人高管團隊中引入了外部人才。他挖來的第一個重量級角色名叫斯科特·普萊斯,兩年前從沃爾瑪跳槽來到UPS,成了該公司歷史上第一位“首席戰略與轉型官”。

如今,普萊斯已經成為UPS的運營與組織結構改革中的關鍵人物。在沃爾瑪期間,他就曾經擔任過類似的角色,當時的頭銜叫“全球杠桿業務執行副總裁”。不過普萊斯對寄遞物流行業也很熟悉,曾擔任過DHL公司亞太部門的負責人。

艾布尼交給普萊斯的第一個任務,是看看UPS能從哪些方面節省成本,好將這些錢投資到更重要的大項目上。艾布尼希望押寶在網購的上門送件、專業的醫療快遞服務,以及幫助中小企業在線競爭上,同時大力進軍寄遞物流業務增長最快的海外市場。200億美元的投資額絕不是個小手筆,慶幸的是,目前這些賭注已經初見成效。

普萊斯解釋道,要想了解UPS的業務進化到了什么程度,有一個很好的參考指標就是該公司可以追蹤到的最小貨運單元。幾十年前,UPS能追蹤到的最小貨運單元是行業標準的集裝箱,里面塞滿了包裹。隨著物流操作日益電腦化,如今有了上文所述的超級分揀機這樣的高性能“巨獸”,UPS已經可以通過高度自動化的物流網絡,追蹤到每一個郵件的精確位置。“我們可以精準定位到,你的剃須膏是不是已經送到了你家門口。”他說。

對客戶而言,UPS的精準物流系統也給他們帶來了更多靈活性。通過UPS的APP,用戶可以選擇延遲收貨,甚至要求UPS將包裹寄放在某個UPS的門店或者收貨點里,好在方便時自取。另外,UPS還可以從后臺看到包裹的當前位置,必要時還可以直接聯系送貨司機。最近,UPS還通過移動端獎勵機制,鼓勵用戶到門店自取郵件,而不是讓快遞員送貨上門,從而可以降低公司的配送成本。

普萊斯是個愛早起的人,經常6點鐘就到辦公室了。他還負責UPS在硅谷的風險投資,包括UPS在無人機初創公司、可持續發展和自動化等領域的風投。他發現,硅谷創業者一般起床都比他晚。“如果你說:‘咱們8點鐘見面吧。’他們看你的眼神就像在看外星人。”

普萊斯亦是專注于未來的人,雖然辦公室就在艾布尼辦隔壁,卻充滿了歷史氣息,隨處可見舊物,其中包括一面1876年的美國國旗,和一本1826年的《獨立宣言》。

在這些舊物中間,還擺著一張相對嶄新的紙——美國航空管理局發給UPS的商用無人機項目許可證書。這也是美國航空管理局首次頒發大規模的無人機運營許可證。普萊斯表示,UPS之所以率先獲此殊榮,要歸功于它長期扮演著一個堅定可靠的企業角色。“他們是經過了深思熟慮,才決定將首個全面商用無人機運營的機會賦予給誰的。”他說。

擁抱無人機

UPS的無人機項目,首先要從北卡羅萊納州羅利市的一個棕色的小金屬箱說起。

這個金屬箱大約有一個面包機大小,上面只有一個小小的UPS的Logo,看起來不像是什么革命性的科技產品。不過來Raleigh Medical Park醫院看病的每個病人的血樣、尿樣,最終都會用小塑料袋裝進這個箱子里。從周一到周五,每隔一個小時,就會有一名UPS的員工抱著箱子走到室外,把它掛在一個無人機的下面。

從遠處看,這架無人機就像業余發燒友們喜歡的那種四軸飛行器。但走近看,你就會發現,它的身板要比普通無人機大得多。這架名為M2的無人機由加州的初創公司Matternet制造,直徑近3英尺,載重可達4.4磅(約91厘米,載重2千克)。同時還配備了可以為長距離飛行提供動力的重型電池。

箱子被牢牢鎖住后,無人機會飛到300英尺高空,并自動飛到半英里外的停機坪,中間穿過整個維克梅德醫院。最終無人機會鎖定降落點的紅外信號,準確降落在指定位置。落地后,UPS員工會將箱子取走,送進病理學實驗室進行檢測。

醫療機構對快遞的需求很高,因此也是測試無人機快遞的理想場所。
圖片來源:COURTESY OF UPS
?
路程雖短,但它已經開始為UPS賺錢了。UPS表示,該公司已經成為全美第一家產生獲益的商用無人機快遞服務公司。很快,UPS還將開通從維克梅德醫院到十多英里外的一家診所的無人機快遞服務。UPS希望在醫療領域開辟一個全新的市場,在這個行業里,很多大型醫療機構都需要快速、可靠的快遞服務,而且他們對價格并不十分敏感,艾布尼表示。

2020年UPS還有一個更加雄心勃勃的無人機項目:與藥店和零售業巨頭CVS在北卡羅萊納州的凱利市開展合作,測試用無人機將處方藥送到消費者的家里。此外,UPS也在積極進行其他相關試驗,比如直接從每天送貨的卡車上放飛無人機,以縮短卡車的行程。甚至設想利用更大的無人機,一次將幾千個包裹從倉庫運送往各地的配送點。普萊斯表示,這可能需要“像塞斯納飛機那么大的無人機。”

目前,無人機快遞業務仍處在襁褓階段,監管機構也尚未出臺針對大多數商用無人機服務的管理規定。而這些規定將如何出臺,以及相關技術的進步速度,也決定著UPS的試驗性項目能否成為一項真正賺錢的生意。艾布尼說:“我們自己也不認為我們會用幾十萬架無人機來配送狗糧之類的日常商品。”

普萊斯也表示:“它必須是盈利的。”這也是為什么一些更有價值的、需要當日送達的商品,比如血樣、藥品等看起來“非常有吸引力”。他補充道:“它可能會像第一款智能手機一樣,在當時,沒人能夠想象它將多大程度地提升人們的生活。十年后的無人機,或許就是今天的手機。”

回歸自行車

UPS最新型的電動自行車。
圖片來源:COURTESY OF UPS

西雅圖派克市場周圍的游客,此時可能會產生一種回到了20世紀的錯覺。

這是因為UPS又把自行車“請”了回來,雖然早在1907年,他們就已經用自行車送包裹了。UPS的新自行車有三個輪子,后面有一個大貨廂,車上還安了一部電動馬達,好讓送貨員能省些蹬車的力氣。

這也是一項全球試驗的一部分,目前UPS的電動三輪車已經在全球30個城市推廣。UPS希望電動三輪車能減少尾氣污染,提高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區的服務質量,同時避免交通堵塞和限號限行等因素造成的影響。畢竟一旦遇上這些問題,UPS標準的棕色面包車就得歇菜了。在一些城市,UPS會將一輛大型拖車盡量開到擁擠區域附近,剩下的就需要快遞員步行或騎電動車配送了。

UPS的轉型負責人普萊斯最近去倫敦時,曾經騎過一輛公司的電動三輪車,不過他并沒有真的去上門送件。他回憶道:“公司不讓我上街,因為我沒有穿公司的棕色制服。”

機遇挑戰并存

盡管面臨的問題不少,但UPS在“快遞大戰”中仍然占據領先地位,而艾布尼的改革則很可能幫助UPS繼續保持這種領先。至少在未來幾年里,亞馬遜對UPS來說,可能更多是一個機遇,而不是一個真正的威脅。亞馬遜負責北美業務的高級副總裁戴夫·克拉克曾經表示,亞馬遜雖然也在全力推動快遞業務,但它可能還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才能成熟。

據《商業內幕》報道,在最近一次員工聚會上,克拉克曾經對亞馬遜的員工說:“未來幾年,這會是一個有趣的領域。”但到目前為止,亞馬遜只擁有2萬輛載重拖車,數量差不多的送貨面包車和不到50架飛機。而UPS的送貨面包車是它的5到6倍,飛機也是亞馬遜的5倍。

此外,Baird公司分析師哈特福德還指出,亞馬遜致力于提供更多的隔日送達服務,并決定放棄聯邦快遞作為合作伙伴,這也讓UPS間接地從財務上受益,并且進一步支持了亞布尼的轉型計劃。它認為,亞馬遜和UPS的這種互惠互利的共生關系還會維系相當一段時間。他說:“亞馬遜給了一個讓UPS的網絡更加靈活和盈利的機會。”

而且,與亞馬遜保持合作關系,也會讓UPS積累更多與亞馬遜的競爭經驗。艾布尼表示,在幫助亞馬遜高效配送網購商品的過程中,UPS也學到了很多有益經驗,并將利用這些經驗來幫助所有其他零售客戶,尤其是中小型企業。艾布尼說:“關鍵是要幫助他們與亞馬遜競爭,我們不會為了任何一個客戶的利益,而犧牲我們滿足其他客戶需求的能力。重要的是平衡。”(財富中文網)

本文另一版本登載于《財富》雜志2020年1月刊,標題為《堅持就有回報》。

譯者:樸成奎

?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快乐赛车注册视频 河北11选5技巧绝招 上海天天彩选4预测 黑龙江11选5最大遗漏是多少 吉林快3每两期预测 今日股票推荐黑马 湖南快乐十分追号计划 今晚六彩开奖号码结果 深大通股票最新消息 1分快3人工精准计划 黑龙江11选五任选开奖 广西体彩11选5前三值 广西11选5的彩票网站 成都股票配资 同花顺模拟炒股打不开 上市公司发行股票 陕西十一选五